港湘之声——傲骨红梅
2021-06-16 08:36:08  来源/作者: 港湘之声 点击:  打印

1949年的11月14日,重庆已然入冬。寒风的料峭,让渣滓洞监狱更加的阴森。特务叫嚷着跑向女牢房:“赶紧收拾行李,准备转移!”昏暗的牢房里,一个遍体鳞伤的瘦小女子,转头看着门外,她知道他最后的时刻到了。她叫江竹筠,或者我们应该称呼他江姐。


1948年,是她和丈夫彭咏梧无并肩作战的第四年,也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,战乱还没平息,为了早日结束苦难与不平,早日建立新中国,夫妻二人在风起云涌的革命战斗中坚守着危机四伏的潜伏工作。然而,一月的寒冷雨夜里,在联络点,焦急等待了七天的江姐,只等来了惊天的噩耗,因为叛徒的告密,在下川东组织武装斗争的丈夫彭咏梧牺牲了。老彭牺牲了,那我就去他倒下的地方继续战斗。这个柔弱的女子,因为丈夫的猝然离世,爆发出去强大的意志,他用冷静掩饰自己,将不满两岁的儿子安置在战友家中,只身前往重庆。两岁的孩子能记得父母的样子吗?我并不奢望他能记得我这个狠心的母亲,但求他能记得父亲的样子,能记得他的父亲是为了新中国而牺牲的。一边是与丈夫共同坚守的信仰,一边是年纪尚小的孩子,临别前,她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悲痛,抱着幼子放声大哭,可纵有千般的愧疚,万般的不舍,她必须离开。丈夫走了,斗争还要继续,革命需要他此刻成为钢铁般的战士,而不是平凡的母亲。


1948年的6月14日,同样是因为叛徒告密,江姐被捕入狱。此刻,他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,她从破旧的枕下,拿出珍藏的照片,吻了吻照片中儿子稚嫩的脸。把它放在最最贴近心脏的地方,昂首跨出牢门。为了获取组织的名单,在漫长的500多天里,特务们对她用遍了所有的刑具,她一次次昂首挺胸的走进审讯室,又有一次次血肉模糊地被抬出来了,虽然饱受酷刑,她依旧骨硬如钢铁。杀我的头可以!要我的命可以!要组织,没有!竹签是竹子做的,共产党员的意志,是钢铁!特务们当然想不到,当一个人把信仰与生命融为一体时,就已经拥有了无坚不摧的力量。就这样,他用信仰驱散了监狱里恐慌与死寂。她用坚强,让300多位难友燃起了在狱中继续斗争的火焰。江姐,走在去往刑场的路上,毫无惧色,她不忘回头,微笑着同难友们挥手告别。刑场上,江姐迎风站立,她知道,脚下的这片土地也即将迎来解放,随着一声声枪响,荒原里绽开了一片火红的梅花,花开的瞬间,她看见久违的丈夫迎面走来,她幸福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,她骄傲地同丈夫说,我日思夜想的新中国已经成立了,老彭,这也是你的愿望,你看见了吗?也许有一天,我们会被遗忘,没有人会记得我们的样子,但我们现在的苦难一定会化成后代的幸福,他们会替我们享受美好,守护和平,就像我和你守护着我们共同的信仰。